空燕蟹三本命
被雷打到才會更新
plurk:Miiiiio

Miiiiio

© Miiiiio | Powered by LOFTER

【空燕 / 蟹牛】棋靈王(上)

 - 現代

 - 正經之中有逗逼、逗逼之中有正經(吧) 

 - 空→燕←蟹,銀燕還在狀況外。

 - 小空私心戲份多,所以空燕比例較重。

 

 

 

青年在超市外的吸菸區來回踱步,神情難看得像是要去見仇人似的,將最後一根菸的壽命吸盡,掐熄塞進那滿是同款濾嘴的菸灰缸中,一腳踹上旁邊的牆。史仗義原本是想踹菸灰缸來表達不滿,但怕自己真踹翻了還得收拾落出來的垃圾,等人的情況下又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不划算啊,給牆上留個腳印算了。

菸抽完了,只好倚著另一面乾淨的牆,望著超市門口發呆,好似在看進進出出的客人,但其實心思已經飄到不知道哪去。

為什麼如此焦慮?說到底也是要怪他自己,怎麼就一時心軟了呢……

 

——

 

幾年前史仗義和家裡鬧翻,大吵一架隔日就迅速整理行李搬了出去。當時是高二暑期,酒吧認識的前輩讓他去店裡打工,並允許他留宿到找到租屋處為止。一直到後來,史仗義都沒有再回家過。

史存孝在開學後才知道這事。暑期他和風間烈騎車環島,行程排得很鬆,直到假期尾聲兩人才黑了一圈的回來。而且二哥之前就有徹夜不歸的前科,所以他一開始沒發現不對勁。

 

在從大哥口中得知情況後,史存孝當然是千勸萬勸希望二哥能夠回家,在學校逮住對方就是一陣以關心為出發點的碎念。最後說了句,一家人最重要的不就是整整齊齊、團團圓圓的嗎?

 

史仗義呸一聲,家裡有個俏如來對著他老爸屁股走就夠了,老子才不想跟他一個樣!

 

小空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父親和大哥都很辛苦……

 

碎念就省下吧!反正優秀的史家現在出了個我這樣的七逃囝仔(註一),史艷文也很困擾吧,這樣對雙方都好。哎——我還真是孝順呢。

 

可是以前我們三兄弟都是一起上台拿獎狀的!你和大哥除了市長獎還拿了好多其他獎狀,二哥你本性並非如此的!

 

那都國小的事了,人是會成長改變的啊小弟……史仗義有些汗顏。想起以前存孝領了全勤、熱心服務、拾金不昧之類的獎狀,總之跟成績無關的都拿。與自己初中進入叛逆期就荒廢學業相反,一直到高中他都將那幾個獎項拿好拿滿,十足的優良乖寶寶。伸手去捏對方肉肉的臉頰說,你倒是從小到現在都沒變啊。

 

為了不讓對方一天到晚找自己麻煩,史仗義帶著偷溜出門的弟弟去自己暫宿及打工的地方參觀。當然,事前就先警告過存孝不准告知父兄。是一間名叫修羅的音樂酒吧,史存孝發現其實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糟,酒吧附近以及店內環境看起來都還挺單純的,不像是會有什麼毒品、非法交易之類的事情發生。而且店主是個紅髮挑染白的大好人,會這麼說是因為對方答應會每天盯著史仗義去上學,讓他不至於荒廢高中學業,並且隨時歡迎他來找人。

 

史存孝很聽話的三不五時就去修羅串串門子,久而久之店內其他員工也對他熟悉起來,連熟客也知道他是戮世摩羅(臭小子自己取得藝名,中二得不行。by蕩神滅)的乖小弟。這份工作史仗義也做得越是稱手,後來高中畢業沒繼續升學,自己去上課考了證照回來,算是正式成為修羅的調酒師一員。

 

而史存孝考進了離家不遠的大學,大一課業較重,自然沒那麼多時間往修羅跑,大多剩下電話和訊息聯絡,偶爾周末會約出去逛逛或打球什麼的。原本這也沒什麼,他們已經比大多的兄弟感情要好得多。但最近史仗義開始覺得哪裡不對勁,自家小弟竟然長達一周只和自己道早安晚安,以過往經驗來看這實在不合乎尋常……當初連暗戀隔壁班女生都只偷偷告訴二哥的小弟怎麼可能突然翅膀硬了!

即使後來存孝回覆訊息說是最近在忙社團活動,回家比較晚,洗完澡就睡了,要二哥不用擔心。史仗義還是無法完全放下心來,不過就是棋藝社是有什麼好忙要累成這樣的?話說以小弟的身體素質,當初怎麼會加入這麼文靜的社團?

 

雖然感到疑惑,史仗義還是秉持著不過度干涉小弟生活的方式,後來發現存孝每個月初都會固定「忙碌」幾天,其他時間則和往常一樣。久而久之他也漸漸在心中合理化這情況,也許他們社團每個月都會舉辦一次棋靈王大賽?

 

上學期結束後,寒假期間史存孝和家人用大哥抽獎得到的機票去日本旅遊一周,當然也有詢問過離家在外那位,意料之中的被拒絕了。他們是第一次分離得這麼遠,雖然依舊可以用網路和對方聯繫,史仗義卻也希望小弟能好好享受難得的家族旅遊,畢竟他一直是家中最重視親情的人……況且,總會回來的。

心中忍不住猜想,少了自己的參與,小弟的遺憾有多少?

這大概是他離家以來感到最寂寞的一周了。

 

還來不及沉浸在感性之中太久,工作忙碌一周很快就過去。史存孝提著大包小包的土產來到修羅發送給各個員工們,史仗義收到了自己曾經說過喜歡吃的薯條三兄弟,三大盒,在其他零零落落的土產之中十分顯眼。

原本很想吐嘈自家小弟這不是在台灣就買得到了嗎,想想算了,反正他愛吃。

 

史存孝坐在吧台前。二哥,下周你回來嗎?

 

史仗義推了一杯特調果汁到對方面前。不回。

 

去年你沒回來,我打牌輸得好慘哦。

 

你以前難道輸得不慘?

 

呃……史存孝低頭吸了口果汁。不然、你初二回來吧?那天父親不在家。

 

邊擦拭杯子邊翻了個大白眼。那你得先找個人娶我,我不介意入贅,記得找個錢多長髮身材好的啊。

 

史存孝抿著嘴沒再回話,只是默默盯著果汁水面折射出自己的面孔。

 

站著的那位在心中嘆了口氣。

 

——


史仗義確實是不願再回去的,至於為什麼那時候還是答應了……他給自己的理由是:回去贏點贊助金來換新手機。心軟只佔了一成而已,真的!

 

本打算除夕晚上過去蹭個飯打個牌就要繼續當他的離家好青年,最後還是磨不過小弟提前一天邀約。說好聽是讓他去挑想吃的菜,直白點就是父親大哥都很忙,無心在家裡掃除,就缺個來提菜籃的。所以他才在這抽著悶菸,雖然一開始並非衝動應下,但要回去那個腦海中已經有些遙遠的地方,以及面對與自己不對盤的史豔文和俏如來……他還是覺得煩躁,暗自決定待會要盡其所能挑最貴的食材,什麼烏魚子干貝生蠔帝王蟹高級和牛,反正小弟付錢,刷得是史豔文的卡。

 

過了一會,遠處傳來一聲叫喚。史仗義心想終於到了啊,難得這乖寶寶竟然遲到。抬頭往聲音方向望去,他在一秒內用了:0.1秒確認小弟位置、0.2秒發現小弟身旁有一個人、0.5秒將那紅髮男人從頭到尾審視一遍、最後0.2秒用來掩飾自己內心不明警報大響的驚慌失措,直覺告訴他,來者不善!

 

雖然內心警報還在發瘋狂響,他戮世摩羅可是個社會人,好歹服務業做這麼久,將問候顧客祖宗十八代之類的心情掩飾好還難不倒他。(雖然最近他越來越不客氣翻臉了,因為店主帝鬼根本不介意。而且客人也沒因此減少,這年頭M屬性的人真多啊。)史存孝先向二哥介紹身旁的人是學校碩士學長,叫作燭九陰,也是他社團的前社長,又向燭九陰介紹史仗義是他常提起的那位雙胞胎哥哥。

 

進入超市不久後史存孝就進入認真.家庭主夫.挑菜模式,左右手各拿一顆高麗菜惦重量,將較重那顆放進身後的推車裡,然後繼續拿起兩根白蘿蔔進行無聲較量。燭九陰就推著購物車一步一趨跟在後頭,偶爾替學弟搭把手或是回答該選什麼湯底之類的小問題。兩人的氛圍平淡溫馨,彷彿他們不單只是學長學弟的關係,更像是一起出來採購生活用品的新婚夫……呸!呸呸呸呸!史仗義差點被自己傑出的想像力給嚇出一身冷汗,明明自己才是那傻小弟的胞兄,怎麼現在反而成了外人?不行,得趕快破壞這莫名其妙的氣氛!

 

小弟,我要吃這個!舉著一包激辛.麻辣鴨血鍋在存孝面前。

 

可是燭九陰剛剛說想吃和風湯底……

 

你不是說今天是讓我來選的嗎!

 

可是湯底我想選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何況父親跟大哥都不愛吃辣,還是清淡點好。

 

那你為什麼要問……史仗義腦中靈光一閃,手指著燭九陰,他該不會也要來吃吧?

 

噢!二哥我跟你說,燭九陰家人都不在了,所以我邀他明天來家裡吃飯,團圓飯人多點吃起來比較熱鬧嘛!

 

史仗義啞口無言,雖然對於傳統習俗文化之類的東西他是嗤之以鼻,但這可是讓他直覺感到危險的人啊。抬頭看了下那個危險人物,對方禮貌地對他說,打擾了。

 

覺得打擾就別來啊——!

 

 


 

待續

 

 

 (註一:七逃兩字正式的寫法為𨑨迌,google漲知識啊!台語七逃囝仔簡單來講就是愛玩的孩子。)



 

明天PO後半,耶!ᕕ( ᐛ)ᕗ

我錯了我太瞧得起自己了我寫不完(痛哭)

寫完馬上更(;´༎ຶД༎ຶ`)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