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燕蟹三本命
被雷打到才會更新
plurk:Miiiiio

Miiiiio

© Miiiiio | Powered by LOFTER

【空燕】兔子小花

 - 現代 / 幼年設定 (雙子大概6y、大哥14y)

 - 美滿普通家庭設定、沒有矛盾、沒有仇恨、小空甚至還沒到叛逆期的年紀

 - 基於上面兩條的關係,人物個性肯定與原劇中有所落差,簡單講就是OOC

 - 前半父兄戲份多,小空後半才登場

 - 最後有長大後劇情


----------------------------------------------------------

 

  小存孝有個抱起來十分柔軟舒適的絨毛兔娃娃,從還是襁褓時期便一直陪著他,原本比娃娃還嬌小的身體也隨著年齡增長而能將之緊緊抱在懷中。存孝非常喜歡小兔子,還幫他取了個名字叫小花(來自屁股上的紅色小花刺繡),無論睡覺、玩耍、吃飯甚至出門時都不願與他分離。

 

存孝的父母原本對此沒什麼意見,畢竟大多孩童都會有幾個娃娃朋友的,讓孩子順其自然就好。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存孝已經準備要上小學,對娃娃的黏著度卻不見有減弱的趨勢,剛好回家一趟的史艷文認為要儘快幫小兒子改掉這個習慣。

 



「存孝,今天去公園玩我們把娃娃留在家裡休息好嗎?」史艷文蹲下與孩子平視,語氣溫和的詢問。

存孝聽到父親的話,抱著粉色娃娃的手勒得更緊,低下頭小小聲說:「小花不需要休息。」

「爸爸知道他是你的朋友,回家後你們還是可以一起玩,就分開一會兒,好不好?」儘量讓語氣更加和緩,希望能哄得兒子願意鬆開緊抱絨毛娃娃的手。

「他要和我一起,不喜歡一個人…」反駁後存孝忍不住急紅了眼眶,他不想違逆父親,卻又無法理解突然回家的父親為什麼要拆散他與小花。

「我答應過他的……」最後還是沒忍住,委屈的眼淚自眼眶滑落。

 

看來今天的公園行程只好取消了啊,史艷文安撫著孩子時在心中想。替哭累到睡著的存孝拉好被子,嘆了口氣,他實在狠不下心讓小兒子難過,這(對他而言)棘手的問題又不能不解決,得找些別的辦法才行。

後來史爸爸派出了懂事早熟的大兒子,他長時間出差不在家時都是精忠照顧著弟弟,說不定比起自己,存孝更聽哥哥的話也不一定。

 



史精忠拿著吹風機與毛巾替弟弟吹頭髮,一邊思考著如何完成父親晚餐時交付的任務,剛才弟弟一出浴室就跑回房間,出來時抱著娃娃乖巧地坐在椅子上等他準備好吹風機,總覺得好像不該接這個任務…。

「存孝和小花感情很好呢。」精忠撥著弟弟柔順的細髮,吹風機用弱熱風保持著距離。

「嗯!我喜歡和小花一起玩!」存孝蹭了蹭懷中的絨毛娃娃,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

「那如果……大哥想和你借小花,你會答應嗎?」

「!!!」存孝抬頭睜大眼睛,表情與語氣十分驚訝的問道「大哥也需要小花嗎?」

「大哥偶爾也會覺得寂寞啊,希望小花可以陪伴一下我呢。」

吹完頭髮,存孝看著大哥收拾東西的身影,心中有些猶豫,他沒想過可靠的大哥也會和自己以及小花一樣感到寂寞。

「不願意也沒關係,大哥知道他對你而言很重要,不會勉強你。」走到弟弟面前,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睡覺時間到了,今天要聽故事嗎?」

存孝牽上大哥的手後點了點頭。




「——後來小勇者與惡龍成了好友,沒有人敢再小看他,也沒人敢再欺負他的惡龍朋友,他們過上了十分平和安穩的日子,故事結束。」精忠闔上手中的繪本,笑著對正在打瞌睡的存孝說「平常還沒唸完你就睡著了,今天真難得。」

「我喜歡…哈啊——這個故事…」話講到一半打了個大哈欠,存孝突然拉住了精忠準備關桌燈的手。


「怎麼了?」

 

「大哥可以答應我嗎?」存孝儘量睜開雙眼保持清醒,問了句讓對方摸不著頭緒的話。

 

「你說說看,我會盡力做到的。」

 

「你要帶他一起玩,帶他一起睡覺……不可以讓他寂寞!」

 

精忠這時才發現原來弟弟指得是兔娃娃一事,神情誠懇地道「我會的。」

 

「那小花借給你,這樣大哥也不會覺得寂寞了!」

 

於是稍晚史家大兒子抱著被弟弟塞進懷中的絨毛娃娃,躺上床緩緩進入夢鄉。在意識模糊前,他想著這樣也挺不錯的。



隔天精忠在早餐時間和父親報告昨日的事情,聞言後史豔文不得不承認自家大兒子哄孩子功力之熟練,然後滿心愧疚的插起盤中煎蛋——因為時差還沒調整過來,一大早爬不起來的史爸爸,連早餐都是面前這位優秀兒子所準備的。

 

「爸爸這次要待幾天?」

 

「禮拜一的飛機,所以今明兩天我都會去醫院……」史豔文輕輕嘆了口氣,這次回來其實是公司行程臨時改動而多了幾天空閒,因思念家人便直接飛了回來。他總是對自己不夠時間陪伴孩子們感到愧疚……甚至有些誇張地擔心,會不會哪天回家年幼的雙胞胎已經認不得爸爸了。

 

「精忠,這段時間辛苦了,再堅持一段時間,之後爸爸會盡量補償你們的。」史豔文伸出手後停頓了一會,改變方向在大兒子肩膀上拍了拍。

 

「不要緊,爸爸是為了我們全家才這麼拼命」精忠露出一個可靠的笑容,下句話卻又帶著些微失落「這兩天是學校園遊會,我是幹部不能不去……替我和媽媽跟仗義說一聲。」

 

明明是難得可以全家團聚的時間,活動日期真是卡得太湊巧了。搭上公車的史.活動總務組長.精忠難得有了一絲想翹掉學校活動的衝動。



史豔文看完晨間新聞,起身至車庫替妻子的花草盆景們澆水,順帶掃了掃地上的塵土落葉。臨近午時才回到屋內,伸手從床上一坨棉被中撈出了迷迷糊糊似乎還睡不夠的小朋友,將他安放在餐桌椅上,到浴室拿來毛巾替存孝擦了擦臉,好不容易讓這孩子清醒了些。精忠有做弟弟的那一份早點——雖然現在已經是午餐了,所以史豔文只是打開冰箱問「要喝牛奶還是蘋果汁?」

 

「…牛奶!」聞到香氣被十足餓醒的存孝應了一聲後便將頭埋進盤子裡。

 

「存孝,不用吃得這麼著急,沒人會搶的。」可能是因為精忠從小就表現得十分穩定的關係,史豔文覺得存孝這樣孩子氣的模樣特別可愛(因為沒經歷過),不過還是有些擔心這孩子吃得太快噎著自己。

 

將盤中吃得一乾二淨,牛奶也一飲而盡,存孝滿足地打了個嗝後才終於看到,被放置在另一個座椅上的絨毛娃娃,面前則是一張紙條。

 

「爸爸上面寫什麼,唸給我聽!」因為他認得字還很少,只看懂了中間少數幾個字以及左上和右下角分別寫著自己的名字和大哥兩字,便拿著紙條要正在收拾碗盤的父親唸給他聽。

 

「我看看……你大哥說謝謝你昨晚借他小花,他睡得很好,所以現在將小花還給你,之後如果又感到寂寞了會再請你幫忙。」史豔文能感受到那雙盯著自己的眼睛綻放出閃亮亮的光芒,伸手將他嘴邊的牛奶鬍子擦拭乾淨並揉了揉髮旋「存孝和小花都很棒喔。」

 

幫助了大哥,也被父親稱讚了!存孝內心小花朵朵開,嘴角也跟著上揚,抓著娃娃在客廳蹦跳了好一會又回到廚房,墊起腳尖靠在碗槽邊緣上看著裡面的碗盤和爸爸搓出來的泡沫「今天是禮拜六,大哥為什麼不在家?」

 

「大哥學校有活動啊,所以必須去幫忙其他人,你以後也會經歷的——」史豔文頓了一會「存孝有去過園遊會嗎?想不想去看看大哥在做什麼呢?」

 

「要,和小花一起!」存孝高高舉起抓著娃娃的右手。

 

史豔文想到昨日的情況,決定將任務交給精忠來慢慢讓存孝習慣…咳、不是他不負責任,而是他信任自己的孩子,所以沒再提出讓娃娃留在家中的要求了。




精忠就讀的中學離家並不算遠,但考慮到小孩子的體力以及待會的行程,史豔文還是選擇了開車,當然發車前也替存孝扣上了安全帶,安全總是第一順位。路途中倆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畢竟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被窗外的景色吸引走,不過一直盯著看的後果就是存孝有點暈車了,史豔文將座椅放平讓他躺著休息,躺著躺著就睡了過去。

 

到達目的地,存孝被叫醒後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大的彩色充氣拱門,上面貼著他看不懂的字,有很多人進出拱門顯得很熱鬧,不過他在意的是旁邊一個小攤上飄著的東西,轉向史豔文問道「我們可以買一個氣球嗎?」

 

於是存孝現在右手勒著粉色絨毛兔娃娃,被爸爸牽著的左手腕上綁著米菲兔造型氣球,身上掛著彼得兔圖案兒童水壺,因為第一次參加園遊會,臉上帶著興奮和驚奇的神情,以及那圓潤肉呼呼的臉頰,讓附近不論低中高齡女性都忍不住散發出母性光輝,甚至聽到有人說好想捏捏那孩子臉頰之類的話。為避免有人撲…為避免製造混亂,史豔文只好撈起孩子,加快前往精忠班級攤位的步伐。

 

「八…九…十班!」沿著操場旁的攤子一路逛,終於看到兒子班級的招牌,旁邊還黏了用瓦楞板做的烤香腸和黑輪。騎在父親肩上的存孝視野遠,一眼看到在攤內的大哥,低頭催促「在那邊,我們快過去!」

 

「你好,我要買兩支烤香腸和一杯可樂。」低頭記錄食材庫存的史精忠,突然覺得這位客人的聲音有些耳熟,正想抬頭——「大哥大哥大哥!」這聲音他可就不會認錯了。

 

「你們怎麼來了,學校和醫院不順路吧。」和原本顧攤的同學說了幾句,史精忠帶著父親與弟弟到攤位後方的座椅區休息「存孝,香腸很燙,吹一吹再吃。」

 

「不要緊,我開車過來的,存孝還沒來過園遊會吧?」史豔文幾口就把香腸吃掉,手上提著的還有剛剛逛攤時買的兩盒章魚燒、花朵造型棉花糖以及一把竹筷槍。

 

「嗯,去年他剛好得了流感,我不敢帶他來。」習慣性地拿出衛生紙,替弟弟擦拭油膩的嘴。「那些是要帶去探病嗎?」

 

「嗯!大哥不一起去嗎?」

 

「抱歉,我還不能離開,園遊會持續到下午…」見存孝表情有些失落,史精忠多補幾句「媽媽說最近你二哥身體比較好,應該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史存孝聽到此話果然臉上失落一掃而空,蹦跳拉著父親的手說要趕快去醫院看二哥。臨走前精忠又跑去隔壁幾攤買了兩碗豆花給弟弟,說這是要給媽媽和仗義的,吩咐他要拎好別打翻了。

 

得到任務的存孝小朋友非常認真,將娃娃夾在腋下,雙手好好地拎著塑膠袋,避開人群小心翼翼地走過樓梯和斜坡,直達停車場。

 

精忠買得是熱豆花,放在腿上太熱,和其他東西一起被史艷文放到後座去,稱職的豆花騎士便也坐去後座了。過沒多久就從後方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後照鏡中的小朋友已經往沒放東西的那一邊倒去,縮成一團睡著。




存孝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揉了揉眼後發現視線比平常來得高好多,才發覺自己被父親揹著,走在亮白色牆面的走道上。空氣中帶著醫院特有的消毒水氣味,他一直很不喜歡這個味道,皺著眉將臉埋進自己與父親之間。

 

突然想到什麼,存孝沒有抬起臉,只是從史艷文背後傳來悶悶的聲音「小花……還有豆花。」

 

「放心,爸爸都拿了。」晃了晃手上掛著的幾個塑膠袋,除了在園遊會上買的東西以外,棉花糖的袋子裡被多塞進一隻娃娃,擁擠得讓花朵造型都稍微壓扁了。史艷文將兒子往上托了托,語帶笑意說「你長大不少,變得有點重了呢。」

 

「因為我想快點長大,每天都有吃很多飯哦。」

 

「為什麼想快點長大?當小孩子不好嗎?」

 

「長大就可以幫大哥跟媽媽的忙,可以賺錢買喜歡的東西……二哥跟我說好以後要一起環遊世界,吃很多很多現在不可以吃的東西。」

 

「那等二哥回家,你要督促他多吃飯,兩人一起長大才能去環遊世界哦。」

 

「好,我會叫二哥要把青椒和苦瓜都吃掉!」

 

「我才不要吃那些苦苦臭臭的菜咧。」

 

聽到自己與父親以外的聲音傳來,存孝才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到達目的地,挑食發言人正是幾日不見的二哥史仗義,被父親放下後就小跑步過去撲在了床邊。坐在床上的史仗義與雙胞胎弟弟相較之下,體型瘦了一圈、皮膚也蒼白許多,唯一最相似的部位是臉,尤其是那嬰兒肥的臉頰。

 

「二哥!我好想你!」存孝大眼盯著哥哥瞧,渾身散發出一股興奮感。「我們買了很多東西哦,章魚燒跟棉花糖…竹筷槍…還有大哥買的豆花!」

 

仗義想到隔壁鄰居養的狗,每次路過門口都會看到牠搖著尾巴一臉興奮的求摸摸。

 

「我們剛剛去了精忠學校的園遊會,這些是給你和媽媽吃的。」史艷文將手上的袋子放在床邊的櫃子上,把一盒章魚燒遞給仗義,轉頭看了看廁所門「媽媽人不在?」

 

「媽媽去買東西,應該很快回來。」打開章魚燒盒子後,仗義停頓了一會「好像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

 

「這個很好吃喔!美乃滋甜甜的可是吃起來又鹹鹹的!」史存孝掛保證的美味。

 

雖然想著小弟連苦澀的菜都吃得下去,那味覺應該不是很有參考價值,仗義還是用竹籤插起一顆章魚燒,整個放進嘴裡咀嚼,沒想到還真的挺好吃。史艷文在旁邊看他挺喜歡的,就說以後帶兄弟倆一起去夜市吃,現煎得更好吃而且還有很多口味呢。雙胞胎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好,這時劉萱姑正好回來。

 

「媽媽!」這次是撲向剛進門的人。

 

劉萱姑接住來自小兒子的熊抱,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頭「存孝,後天哥哥就可以出院囉,要不要替二哥辦個慶祝會啊?」

 

「好,那要買之前吃的那種巧克力蛋糕!」

 

「根本是你想吃吧!雖然我也喜歡巧克力啦。」

 

「可惜爸爸我來不及吃到慶祝蛋糕,真令人難過呢。」

 

「那就買個很大很漂亮的巧克力蛋糕,到時候再拍照傳給爸爸讓他羨慕我們,呵呵。」

 

「「耶!」」

 

史仗義住得是單人病房,所以並不會吵到其他人,史艷文和劉萱姑也就放任孩子們自己玩,在旁邊的座椅上閒聊著近期生活以及孩子們的事情,從仗義的身體健康狀況聊到精忠上次段考又是全校第一名再聊到存孝有時會說夢話抱怨爸爸不回家陪他等等……。

 

關於史仗義,這孩子出生後的身體素質一直都比同齡小朋友來得差,不但容易生病又難痊癒,較為嚴重時甚至住院住到醫生護士們都熟識他了,可以說是醫院和診所的常客。相較之下同胎出生的存孝就跟頭小牛一樣健壯,很少生病、就算生病也痊癒得快,並且任何情況下食慾都極好,二哥盤中所剩下的通通進了他的胃,倆人的體型差距也就是這樣出來的。


父母倆人偶爾會笑說,是不是存孝在母親肚子裡時總是搶哥哥的營養,受不了的仗義為了擺脫這個老是搶自己食的傢伙,才會搶第一個出來。曾有聽到的人笑完後對小存孝說,你拿了哥哥這麼多東西,可要對他好一點啊。


當時小存孝還沒上幼稚園呢,雖然不是很理解原由,但他很喜歡二哥,媽媽也說過要對自己喜歡的人好!就很自然的成為史仗義屁股後面的小尾巴,做什麼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要分享給二哥。不過後來劉萱姑笑說,倆兄弟原本感情就好,只是那之後存孝更有理由黏著哥哥了。

 

在仗義吃完豆花,開始嫌棄那被壓變形的棉花糖時,存孝已經脫掉鞋子直接爬上床了,因為他覺得站著聊天好累。從那袋子裡撈出被擠成一坨的娃娃,用力拍了幾下讓他回復「我有帶小花去很多地方哦,今天去了園遊會!」

 

「嗯。」

 

「昨天原本爸爸要帶我們去公園……可是後來沒去了。」

 

「嗯。」

 

「爸爸說要把小花放在家,可是我不想一個人去。」

 

「嗯。」

 

「然後昨天大哥說他很寂寞,所以我把小花借給他,大哥好像很開心!」

 

努力吃著棉花糖的仗義突然表情怪異的扭曲一下,他想像不出自家大哥開心抱著粉紅色兔娃娃的畫面。

 

「你怎麼可以把小花借別人啦,說好你要陪他的。」

 

「可大哥不是別人啊,大哥有陪小花睡覺。」

 

「……我要把小花收回。」說完仗義就抓住娃娃的一腿。

 

「不行!說好你不在的時候他是我的,不可以反悔——啊!」存孝雙手抱住娃娃的身體不放,上半身向後表示抗議,結果沒料到仗義突然放手,整個人往後倒去,好險只是撞在床墊上。

 

「是你先不守規則的,哼。」仗義很想趁機撲上去搔弟弟的癢,可惜手腕上用來掛點滴的軟針還沒拔掉,他不敢隨便亂動,只好伸腳去戳對方的腰。




其實最一開始兔子娃娃是史艷文夫妻倆人的親友所贈送,當時還不清楚孩子的性別,也不知道是雙胞胎,後來還擔心孩子們會不會為了娃娃而互相爭搶,所幸並沒有發生。兄弟倆玩在一起、睡在一起、吃飯一起、上幼稚園一起,小花也和他們一起,但是仗義住院時就只剩下存孝一人和小花,漸漸父母與大哥也就認為娃娃是存孝的了。

 

某一次仗義高燒不退,吃什麼吐什麼讓劉萱姑緊張得要死,趕緊將孩子帶到醫院掛急診,當時他手上剛好抓著娃娃忘了放手,迷迷糊糊的就帶到醫院去。隔天早上精忠頂著黑眼圈,牽著存孝來到醫院,說小弟昨天一直吵著要找二哥,哭到累了才睡著,可能是娃娃被仗義拿走的關係。大哥將弟弟留給母親看顧,自己去上學了。

 

退燒後的仗義醒來一轉頭,就看見站在床邊的胞弟盯著他瞧不說話。

 

「……二哥。」倆人互相盯著一會,存孝才小聲的說了兩個字。

 

劉萱姑笑了一下,才對仗義說弟弟可能是沒有小花睡不著,哭著要來找你呢。見孩子精神不錯,她又叮嚀了幾句,便先暫離去櫃台處理手續。

 

「你想帶小花回家嗎…?」見母親出房門後,仗義悶悶得問,雖然是迷糊之中順手帶來醫院,但有了娃娃慰藉能讓他在住院時好過一些。

 

「我想跟你一起…」存孝伸手抓著哥哥的衣角,語氣很是可憐「可是媽媽說我沒有生病,所以不能跟你一起住在醫院。」

 

史仗義沒想到弟弟不回答問題,反而說了別的。伸手想用力捏弟弟的臉,發現會扯到點滴又縮了回去「媽媽說醫院病人很多,怕你會被傳染生病,所以你要趕快回家。」

 

與小弟分離其實他也是感到有些寂寞的,不自覺就擺出了哥哥的架子。

 

「那為什麼二哥你還要住在這裡?不會更嚴重嗎?」

 

「嗯……因為我很厲害,是我傳給別人。」

 

「噢!」

 

「所以你快點回家,不然被傳染就不能跟我玩了。」

 

看到存孝露出一臉失落的表情,仗義只好將娃娃塞給弟弟,有些彆扭的小聲說「你把小花當作二哥就不會寂寞了啦。」

 

「以後我不在的時候小花就是你的二哥。」

 

「所以你要每天陪二哥。」

 

「不能讓二哥寂寞。」

 

「還要帶二哥去很多地方玩。」

 

「一起吃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除了稀飯!我討厭稀飯!」

 

「等我長大、不會生病後,我們就帶小花一起去環遊世界,說好了喔!」




站在科隆大教堂內中的紀念商品販售區,旅人邊看著牆上的明信片款式,邊隨口對旁邊蹲著在挑選小禮品的旅伴說「哎——小弟你還記得當初把我出租給大哥的事情嗎?」

 

對方在心中翻個了大白眼「你提過幾百次了,小空。」

 

「因為我一想到當時幼年的自己,忍著寂寞把娃娃讓給你,卻被別人抱著睡覺,大受打擊呢,明明我才是被病魔折磨的那個人啊——」史仗義從後方扒在小弟背上,雖然中間卡著大背包讓他的胸口不是很舒適,他還是要黏著自己親愛的弟弟。

 

「都十幾年前的事了……小孩子哪會想那麼多。」挑好商品後存孝站起身,走去櫃台的路上又小聲地說「後來不是也補償過你了嗎。」

 

長大後存孝發現,其實二哥才是真正黏人的那一方,而且一路黏到大,他把這歸類為一種兒時不滿足的後遺症。還時常提到那令他有些難為情的往事,雖然知道對方的真正目的,不過自己也總不會拒絕二哥的要求,不如說……好吧,其實他不討厭這樣的相處方式,算是共犯吧,每次想到這都覺得對不起父母。

 

「不夠哦,二哥我這輩子都給你了,怎可能這麼容易打發?」想起那段回憶,仗義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反正、你不可以把小花收回去啦…」抓住二哥逗弄自己的腳,存孝有點緊張。

 

「那你要補償我!」仗義鼓著臉說。

 

「好啊,要怎麼補償?」存孝聽到趕緊爬起來坐著,臉貼近二哥等他說。

 

「嗯……」仗義貼在弟弟耳邊很小聲地說「我以前有偷看到,爸爸媽媽他們吵架後和好都會親親哦。」

 

「噢,爸爸跟媽媽也會親我啊。」存孝不自覺跟著小聲起來。

 

「那不一樣,他們是親嘴。」

 

「那要怎麼做?」

 

史仗義將被子拉起來蓋住自己與小弟,就像玩露營遊戲假裝在帳棚裡一樣。

 

「你不要動喔,我來做。」

 

「為什麼要躲起來啊?」

 

「因為爸爸媽媽他們都躲起來不讓我們看啊!好啦你先不要說話喔。」

 

存孝乖乖坐著不動,看著二哥盯著自己的臉越靠越近,最後倆人的鼻子先撞上了。二哥看起來有點困擾,不過他又嘟著嘴試了幾次,總算是誤打誤中了角度,輕輕地貼上小弟的嘴唇,幾秒後就離開。

 

「這就是和好的親親嗎?」存孝小聲地問,其實他沒什麼感覺,就是……溫溫的?

 

「不知道……他們親親後看起來很開心。」仗義當初只是看到爸媽倆人的嘴貼在一起,後來他們就不吵架了。

 

「那以後我給你親親,二哥要一直開心。」打算以後有什麼問題都交給親親來解決的史.把自己賣了都不知道.存孝。

 

「好,但你還是不可以再把小花借給別人!」純粹被好奇心驅使的史.莫名其妙就拐了弟弟.仗義沒想到,以後自己會將這個不能算是親吻的初吻回味無數遍。




他們買完禮品後往科隆大教堂的南鐘塔走去,這裡是要購票才能登上參觀的。這時間剛好是觀光淡季,觀光客不是很多,沿著綿延曲折的走道走上一段時間,才終於到達鐘塔入口,迎接倆人的是走不完的旋轉石梯。

 

「我說、這到底、要爬多久!」體力不是很好的史仗義先發難,他覺得腿開始有點抖了,更不用說有多喘。

 

「簡介上好像說有五百多個階梯,等一下有平台可以休息的。」史存孝本來就有固定在健身,做好調節呼吸的部分,這對他而言不算太難。

 

「我知道小弟最威猛了,你揹我上去吧…我不行了……」

 

「現在沒什麼人,你停下來休息一會吧,我可以等你。」

 

簡直就是施捨一般的口氣,身體強健了不起嗎!還真的是了不起!他的小弟最了不起了!

史仗義最後還是閉上嘴,咬著牙在心中憤恨不平身體素質,邊感嘆弟弟優秀,好不容易爬了上去,當然中途存孝很明顯有放慢速度等他跟上。

 

到達最高層的鐘塔尖頂,倆人靠在牆邊休息,抬頭望向那錯綜複雜、設計絕美的圓頂。

 

「當時的建築師真是變態啊,這簡直不像是人類可以設計出的東西。」

 

「將他們稱呼為變態,小空你也太失禮了。」

 

「我這可是發自肺腑的稱讚啊,還喘著氣呢。」

 

他們又走到尖塔外環繞的觀景平台,在這可以看到教堂其他塔樓外層華麗的雕刻設計,以及遙望科隆這座城市的風貌。舒適的微風撫過臉頰,存孝看著萊茵河消失在遙遠地平線那端,思考離自己與小空開始自助旅行已經過去半年,到過好幾個國家、看過許多知名景點,是不是該回家探望一下父母和大哥了。

 

「想什麼呢?」

 

「想是不是該回家看看了。」

 

「才半年左右,你也太快想回鄉探親了吧——」史仗義貼了過去「過年前再回去吧,我還想多在歐洲逛逛呢,你不想看看他們聖誕節是怎麼過得嗎?」

 

「……算你會說,我開始期待冬季下雪了。」語帶笑意。

 

「是吧?所以我今天的份呢?」指了指自己的嘴。

 

「早上明明親過了。」


哦,小弟臉有點紅了。

 

「那是我主動的早安吻,才不算呢,小弟要耍賴嗎?」


這厚臉皮的傢伙。

 

在觀景平台無人的一角,黑髮挑染的青年將自己與旅伴的唇拉近距離,當那數字為零時閉上眼,倆人相擁而吻,臉上帶著幸福的紅暈。

結束甜膩的親吻後,綠髮青年低頭靠在對方耳邊說了些什麼,惹得對方整張臉都紅透,還踩了他的腳以掩飾害羞。

 

至於說了些什麼,那就是綠髮青年心中的秘.密.囉。









END









小彩蛋1
彼得兔水壺是劉萱姑買得,家裡的兒童餐具也是同款一組,甚至還買了兔子連身睡衣給存孝穿,她覺得自己生的兒子真是世界第一可愛!

 

小彩蛋2
仗義在家的時候是倆人一起抱著小花睡的,不過長大後小花就被排擠到床頭櫃上。為此小空給出的理由是:小花他歲月已久,再洗下去肯定會破破爛爛。念舊的存孝不但認同了,還替小花罩了個塑膠套擋灰塵。後來小空就理所當然地抱著弟弟睡了。

 

小彩蛋2-2

因為上述原因,後來存孝只剪了一點小花的絨毛,放在倆人第一次出國去日本神社時買的御守之中,環遊世界的途中一直帶在身上。













----------------------------------------------------------

 

其實我根本沒出過國,科隆大教堂部分完全是看別人遊記來寫得

 

然後家裡只有近3y的姪子可以參考,小孩的幼度實在太難抓了……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