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燕蟹三本命
被雷打到才會更新
plurk:Miiiiio

Miiiiio

© Miiiiio | Powered by LOFTER

【蟹牛】同居

-蟹牛

-現代設定

-OOC

-練筆,這輩子第二次寫同人,各方面的不成熟,求輕拍(つд⊂)

 

 

 

銀燕和燭九陰同居了。

 

這說來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畢竟兩人交往的事情可是在史家掀起了不小的波濤,因為自家么子的對象不但同為男性,還相差了十多歲,最重要的,他是黑社會幫派老大,壞事做盡,警方卻也無可奈何,很大尾那種。

一生清廉好人好事代表的好好先生史艷文當然無法接受,聯合大兒子三番兩次軟性勸分,說他看起來就不是好人,應該說確實就是壞人啊!和他在一起不會有好結果的。

就連十分照顧銀燕的叔父也翻了不知幾次桌,甚至在兩人初次一起回來見家長時,看見銀燕被外面野男人(叔父視角)的手給摟住時,氣得就要衝上去跟對方定孤支,好險有史艷文和俏如來攔著。


銀燕雖然瞭解父親及叔父還有大哥是擔心自己,也深知自己情人做過些什麼,但在他還不知道燭九陰身分時,兩人相處愉快的回憶,以及燭九陰待他的好,又是貨真價實。

更熟悉對方後,瞭解到燭九陰的作為多是為了手下那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以及身在黑暗裡沒有選擇餘地的不得不,以出發點來說銀燕無法指責他,畢竟兩人的出身背景及成長環境截然不同,而那是燭九陰所選擇的道路。

所以儘管家人都反對,他還是固執地選擇相信燭九陰,希望弱小的自己,也能盡微薄之力幫助他。


與家裡拉拉扯扯了半年,見他們感情如此堅定,燭九陰待銀燕的好史艷文也看得出來,所以雖然心中依舊擔心,疼孩子的父親還是暫且認同了兩人之事。

 

話雖如此,當銀燕提出要搬去和男朋友住這件事時,史家還是又炸鍋了一次。


“存孝…你們才交往半年就要同居,是否有些過早?”史艷文十分擔憂這個心思單純的小兒子,不過心裡有些慶幸小弟今日不在家,否則桌子又要遭殃。


“可是燭九陰家離學校比較近,可以省下不少時間,而且…”銀燕越說越小聲。“二哥出國後家裡都沒人,燭九陰也希望能時常一起吃飯,我才想說乾脆住他那邊比較方便。”

 

“!!!”時常忙碌得無法回家吃飯的史家企業總裁,遭受一萬點傷害,再起不能。

 

“爹親小心!”俏如來撈住要仆街的史艷文,心裡對自己疏於照顧小弟這事感到有些愧疚。“銀燕,最近公司有大案子在忙,所以大哥和爹親才比較忙碌…抱歉。”

 

“大哥,我、我知道你和父親忙碌!”銀燕緊張得提高了些音量,說到後面卻又洩了氣。“我不是在抱怨…”

 

俏如來明白,銀燕是十分重視感情的人,早年失散的兄弟,失而復得的親情,在他的二哥終於願意回到史家後圓滿,光是家人齊聚一堂,就能看見銀燕臉上的笑容。

父親與自己時常早出晚歸,原本還有史仗義和劍無極陪著銀燕,但陸續一個出國遊學、一個忙著談戀愛,總不可能一直依賴朋友。所以對於銀燕逐漸將重心移到情人身上這件事,俏如來也能理解。

 

“不要緊,大哥知道你沒那個意思。”俏如來微笑,伸手摸了摸小弟的頭。“既然你心意已決,大哥也沒有攔阻得理由。”

 

“大哥…謝謝你。”

 

“沒什麼,在外多注意安全,有問題隨時打電話給我。”

 

 

 

銀燕揹著後背包,手上也拎了一個不小的手提包,站在家門旁的樹蔭下,數著地上的螞蟻打發時間,心裡想著暑假該做些什麼,班上同學們的邀約還沒答覆,還有系上一些活動。如果可以的話,也想和燭九陰一起出遠門玩呢。

思緒被靠近的引擎聲打斷,抬起頭看,一輛雙門跑車停在自身前方,鮮紅色的金屬烤漆和駕駛座那人的髮色一樣張狂,天生就是受人矚目的存在,讓人難以轉移視線。

 

“怎麼傻愣著?”燭九陰下車後帶著笑意走近,伸手接過銀燕的手提包。

 

“啊,燭九陰!”銀燕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緋紅。“沒、沒什麼,覺得這輛車很漂亮而已。”

 

“哦?香車配美人,我現在只缺一個美人囉?”燭九陰笑著問,另一手順勢牽起銀燕,低頭將雙唇輕貼在銀燕手背上,半晌後帶著微笑稍微抬起頭,神情認真而深情看著面前的愛人。“寶貝願意當我身邊唯一的美人嗎?”

 

“燭、燭九陰!我又不是女孩子…”銀燕下意識的想抽回手,發現燭九陰溫柔卻又失力讓他無法輕易掙脫,沒有給他說不的選項。銀燕本就沒有要拒絕自己情人的意思,只是面對這樣突然又直白的示愛感到有些難為情,垂下頭來想掩飾自己的表情,手卻撒嬌似的握了回去。

 

燭九陰看著長髮中露出漲紅了的耳朵,笑了笑不再逗弄他,牽著銀燕走至車門邊,鬆開手打開副駕駛座車門,舉止紳士有禮。

 

“我的小公主請上車吧。” 

 

 

 

整理完帶來的行李後,銀燕撲進雙人床裡,第一反應是覺得自己大概會有一段時間睡不慣這麼軟的床,不過想到以後能有更多的時間和情人相處,忍不住嘴角上揚,心裡開心得不行。趁著燭九陰在廚房忙,獨自一人抱著被子在床上滾了好幾圈。

 

有燭九陰的味道…感覺很令人安心。銀燕將臉埋進棉被裡,貪戀著那人留下的氣息,閉上眼同時感到睏意漸漸加重。

 

燭九陰推開半掩得房門,走到床邊拍了拍那隆起的小山,輕聲說。“銀燕,吃晚飯了。”

 

那座小山蠕動了一會後,棉被掀起一角,裏頭的人看向燭九陰眨了眨眼,緩緩坐起身揉了眼睛又揉腰,嘴上咕噥著。“不小心睡著了一會…床軟得腰有些痠…”

 

燭九陰覺得銀燕剛睡醒迷糊地模樣十分可愛,坐上床側伸手去捏銀燕的臉頰,感受到手中軟嫩的觸感,嘴角忍不住勾起。

 

“啊、燭九陰…”銀燕皺了皺眉,卻也沒逃離捏住自己的那雙手。

 

“雖然很想直接吃飯後點心…”捏著的手改為輕輕摩娑著臉頰,拇指從嘴角撫至下唇底中間,曖昧地停留在那打轉。

 

“先跟你收個稅吧。”說完便勾起身下人的下巴,壓上對方的唇。

 

燭九陰溫柔得舔舐著,將愛人的雙唇用自己的唾液抹得光亮,再輕輕吸吮乾淨,就像在吃著什麼人間美味似的小心翼翼。

另一手將銀燕攬進懷中,嘴上的動作也更進一步,靈巧地撬開牙關,軟舌輕柔掃過上顎引起身下人的微顫,緩慢得舔弄口腔內所有地方,然後捲上對方同樣難耐的軟舌,在嘴裡相互糾纏追逐,難分難捨。

 

“唔…”雖然不是第一次與燭九陰接吻,銀燕還是被這長時間的親吻弄得氣息不穩,雙手有些無力地環在愛人背後。

 

待燭九陰吻得心滿意足後,終於願意離開銀燕的嘴,兩人唇瓣之間牽起一絲曖昧而情色的唾液。輕輕落一吻在銀燕嘴角,笑說。“走吧,我做了奶油培根義大利麵。”

 

 

 

“沒想到你連做菜都很擅長!”銀燕用叉子捲起麵條,送入口中後忍不住稱讚燭九陰的烹飪技術。

 

“不難,看食譜學得。”看對方吃得不亦樂乎的樣子,燭九陰心情很是愉悅。

 

“那還是很厲害!我就不太會看食譜,老是煮火鍋都被二哥和叔父嫌棄!”也該是時候學些新菜色,之後與燭九陰討教討教吧。

 

“我不會嫌棄的。”他會接受銀燕給予得一切。

 

“燭九陰想吃火鍋嗎?那…明天我們去超市買些食材,順便補一些我沒帶過來的生活用品吧!”

 

“好。”

 

晚飯過後,銀燕一臉認真地說不能將事情都丟給他做,得互相幫忙才行,便主動收拾碗盤至廚房洗滌,讓燭九陰去客廳休息。雖然電視傳來娛樂節目主持人的話聲,燭九陰的心思及視線依舊黏在廚房那人身上。

雖然和世俗所認定的家庭組成不太一樣,過去也沒想過會愛上同性,甚至曾認為自己要孤寂一人度過餘生,但銀燕的出現打破了他原本的想法。一想到這個人從今日開始要和自己展開同居生活,就算只是很平凡普通的過日子,卻是自己過去從未體會過的溫暖,想至此,內心就有什麼東西滿溢而出。

 

大概,是對他的愛意吧。

 

 

 

後來兩人一起看了電視上重播的老電影,邊閒聊生活瑣事,雖然大多是銀燕講,對方聽,燭九陰的回應雖少卻都很認真。銀燕喜歡講,而燭九陰喜歡聽,這是他們習慣的相處模式。

到電影尾聲時,銀燕已經靠著燭九陰肩膀打起盹來,一大早起來收拾行李,到這後又花不少時間整理,累了也是當然的。燭九陰將銀燕搖醒,讓他先去沖澡再到床上睡,待對方出來後,才又自己進了浴室。燭九陰出來時看見床上人呈現大字面朝下埋在枕頭裡,長髮還有些濕潤,手裡抓著吹風機。

 

“銀燕,不擦乾會感冒的,還會偏頭痛。”話未說完,燭九陰便拿起毛巾和吹風機,替偷懶的小朋友將長髮弄乾,眼中的寵溺一目了然。

 

埋在枕頭裡的人看不出是否清醒,但隱約聽到有些含糊的句子。“喜歡…燭九陰幫我…”

 

“呵。”

 

將兩人的頭髮都處理好,銀燕也翻身過來躺好等著,燭九陰躺進被窩,伸手將愛人攬進懷中抱緊,用臉頰蹭了蹭對方,調整好姿勢。“累了就趕緊睡吧。”

 

“……”帶著睏意的大眼盯著燭九陰。

 

“怎麼了?”

 

“我…我以為…”銀燕將臉埋進燭九陰胸前,小聲到幾乎是氣音。“你會想…”

 

“我是想。”燭九陰大方承認。

 

“那為什麼…”銀燕微微抬起頭。

 

“今天你累了,我也不急,而且…”燭九陰低下頭來,額頭抵著對方,低沉溫柔的聲音讓銀燕心跳加快。“今日是我們同居第一天,想到往後的日子裡,夜晚能擁你入睡,早晨睜開眼便能見到你,能與你分享一切生活上的瑣事…”

 

“銀燕,只要一轉身便能看見你,我就感到十分幸福。”

 

燭九陰熱切的眼神直直望進銀燕眼底,銀燕腦中已經炸了好幾個煙花,語言組織能力幾乎喪失,只能用力抱住讓自己全身發燙的罪魁禍首。

 

“你、你這樣我怎麼睡…”

 

“呵,趁今日好好休息,明天起就不會輕易放過你了。”

 

“欸?”

 

 

 

END

 


评论(9)
热度(80)